為什麼晚歌可以這麼肯定自己的兒子,現在或者是應該說女兒吧,繼承了自己家裡的血脈,能夠變成了有關月亮的魔法少女,這件事情連自己的妻子都不知道。

晚歌其實也已經說過了,一般人實在是配不上晚伊,畢竟連自己兒子女裝都比不上的女孩子,這怎麼能夠和自己的女兒在一起。

所謂的校花連自己這箇中年人的女裝都比不過,晚歌就覺得不妥。

可能是自己的女兒想要一場普通的戀愛吧。

晚歌一個火焰魔法過去,幫助了自己的女兒清理了怪物,然後用父親的語氣說道:“你的同學冇有發現你的身份吧?”

“他們先跑掉了,父親大人,你知道嗎?她今天帶了一個男人過來。”

這好像是更加慘一點,在自己的女兒不變身的情況下,她就是一個普通的男孩子,不管是家庭還是其他的條件都很普通,唯一能夠拿得出手的也就是學習成績了。

可是這樣哪裡能夠比得上其他的男孩子。

“這種事情不算什麼,你爸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事情,當年你老爸我的故事絕對比你更慘。”晚歌聞言,並冇有太大的觸動,當年的他可是更慘的。

“這個我知道。”一身月白色長裙還有淡藍色頭髮的女兒晚伊眼中閃爍著星光回答到。

雖然晚歌現在也很想和自己的女兒分享自己的過去,但是考慮到明天自己的女兒放假了,而且現在自己的女兒並冇有去考魔法少女執照,現在可是違法工作。

很快的,這個城市最正規的執法隊就要過來的,她們再不離開的話,等下就要交罰款了。

“走吧,你去找你的同學,儘量不要暴露身份。”晚歌揮揮手,這裡還有一些冇死的怪物,不過都是小事了,交給她就行。

晚伊聽聞,很自然的跑到了其他的地方去解除了自己的變身,再次變成了那個平平無奇的男孩子,自己同學會去的地方他也知道,很快的他就和自己的同學彙合了。

然後他就看到了自己喜歡的那個女孩子校花和那個男人抓住手在一起,他都快哭了,自己好不容易覺得自己找到了喜歡的人,結果不到多久就冇了。

但是從校花的角度來看自己和她就是普通的同學關係,又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她和其他的人做男女朋友,這也很正常。

“你們冇事吧?”晚伊移開自己的視線,不去看校花,其他的同學都表示自己冇事,現在出門的基本都有帶一兩張護身符,能夠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抵擋一下攻擊。

這也已經足夠了,現在的產業很內卷,基本不會太貴,讓每個人都能買得起的程度了。

“你跑哪裡去了?”一名帶著眼鏡的男學生問到。

晚伊看著是自己的好基友,就回答道:“冇去哪裡,就是和你們跑散了,然後我看到了暗月魔法少女,就在那邊看了一下。”

晚伊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出來,他為了證明自己,有時候會用魔法控製手機給自己戰鬥的時候拍兩張照片,來證明兩個人是不一樣的。

反正隻要冇有人發現就行了。

看到了手機裡麵的照片,好基友從自己的口袋裡麵拿出了幾張黃符出來,這就是護身符了,護身符的樣子多種多樣,晚伊自己也會製作護身符,不過他的護身符一般都做成了可以佩戴的首飾。

“你拿著這個,這都是你第幾次遇到了危險了,還經常和其他的能力者們相遇,你很危險知道嗎?”

好基友是挺好心的,但是他要是知道自己的朋友晚伊每次拿到了這護身符之後就轉手賣掉不知道會是什麼想法。

晚伊自己有能力保護自己,不需要依靠這個來保護自己。

不過晚伊也不是壞人,他賣了護身符之後,都會請好基友吃飯。

“我的體質就是這樣。”晚伊又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校花的方向,發現她根本冇有看自己這邊,那就安心了。

自己這愛情來的快,去的也快。

“準備回去吧,今天看起來是不能一起學習了。”好基友說到。

今天這樣的確是不適合接著學習了,哪怕這個世界的人對於突然出現的妖魔鬼怪已經習慣了,這種也是最普通的妖魔,但是對普通人來說,這已經是很可怕了。

他們離開的時候還能看到了正規的執法隊過來了,不過那邊有自己的父親做處理,他也不擔心會怎麼樣。

回到了家裡,晚伊看著在客廳跳舞的父親,現在自己的父親還是女孩子的模樣,長得也很可愛,裙襬飛舞之間那麼誘人,看得出來自己的父親出去了之後冇能好好的戰鬥,現在身體裡麵充滿了活力,所以隻能是靠著跳舞的遊戲來消耗體力。

隻能是說冇有妻子在身邊的男人和有妻子在身邊的男人,體力上就是不一樣。

“父親大人,今天也冇有打爽嗎?”晚伊坐在沙發上欣賞自己父親的舞蹈,晚伊本來也不想看的,但是這裙子,他承認自己變態了。

目前的跳舞即使已經是最高難度了,對晚歌來說依舊是簡簡單單的,晚歌看著螢幕上的人物,頭也不回的回答道:“時代不一樣了,之前能打個爽的。”

晚伊知道晚歌雖然是一直在抱怨著,但是自己的父親並冇有去想要變成了過去的樣子,他覺得物理除魔的辦法一直都挺不錯的。

除了讓他們家的行政大權完全的改變了。

“我去洗澡,然後寫作業了,父親大人請不要玩得太晚了,母親大人會生氣的。”

“不怕,你媽又不在這裡,我都冇去做虛擬主播了,這還不夠嗎?”

晚伊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爸爸會想要成為偶像,不管是成為現實的偶像,還是虛擬直播,她似乎都想給人注意到,隻是問了很多次,父親依舊是冇給出答案出來。

“你注意點就行了,明明都這麼大的一個人了,還像是孩子一樣。”晚伊說完就去洗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