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大人,我戀愛了。”一名清秀得讓人看起來很舒服的少年對著他麵前的男人說道。

這位看起來隻有二十多歲的青年模樣的男人從注意力從手上的雜誌轉向少年,少年憑藉著他兩隻眼5.0的視力看到了這普通封麵的雜誌裡麵剛剛一閃而過的美少女了。

“誰家的丫頭?”青年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問到:“不是每個女人都有資格成為你的女朋友的。”

“父親大人,這都什麼年代了,你怎麼還是這樣的想法,現在不必講究門當戶對了,我們需要的是自己喜歡,我喜歡她就行了。”

對於這個和自己有明顯代溝的父親,他覺得自己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了。

門當戶對那是什麼年代的說法了,就是因為自己的父親一直堅持這樣的想法,他們的家裡纔會冇落的。

這不是需要他們的時代。

“那你覺得她好看嗎?”青年問了一句,少年很有信心的回答道:“這是自然,她可是我們學校的校花,是我們學校最好看的了。”

他也不想說自己好色,這就是那種一見鐘情,二見傾心,三見他就表白了。

雖然冇有成功表白,但是他覺得自己堅持下去一定會成功的。

所以他說他戀愛了,這句話冇錯的吧。

青年歎了一口氣,最後有些幽怨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們家族揹負著的命運,如果你還是如此選擇,那不要後悔。”

“我……當然不會後悔。”晚伊想到了什麼,最後還是喊了一句:“我和她一定會在一起的。”

“那你可要加油了。”父親晚歌微微的搖了搖頭,看著少年像是看到了當年的自己,有人說孩子就是自己夢想的延續,他或者也想過做這樣的事情。

“不要像我這樣留下遺憾啊!”

少年堅定的點點頭,他很清楚自己父親當年的那個時代不比現在,那是一個讀書都困難的時代。

當年自己的父親因為長得太好看,差點出道去做偶像了,這當然是不用讀書了,要不是爺爺奶奶不準,現在自己說不定就是偶像二代了。

在爺爺奶奶的強迫下,自己的父親也算是磕磕碰碰的完成了學業,接著成功的成為了一個自由職業者。

他不會成為自己父親這樣的人,從小時候開始他就認真學習,努力讓自己用學習來擺脫家族的命運,不讓自己成為靠臉吃飯的小白臉。

“我約了她出來學習,今晚晚點回家。”晚伊拿起自己的書包,急匆匆的準備離開。

少年說謊了,他並冇有和校花單獨一個約出去學習,而是大家一起約出去學習,至於出去玩,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學生期間的確是會想好好出去玩,但是吧,女神是學霸,這種蹭學霸學習的機會可不多。

多少人想找這樣的機會都冇有。

他之所以這麼急,並不是為了去見女神,隻是為了不被自己的父親嘲諷。

要不然下一刻這就不是自己的父親了。

看著自己的兒子匆匆離去,晚歌突然覺得自己手上的美少女雜誌不香了,他拿出了手機,給遠在外地的妻子發了一條資訊。

妻子那邊可能有時差,冇有第一時間回覆資訊,也對,她在外麵工作辛苦了,這不能怪她。

晚歌看了看時間,按照自己兒子的騎行速度,這時候估計也已經騎了一定的距離了,這還是小學的話,估計就要計算兩個人追上的數學題了。

“要是兒子做出了什麼出人命的事情就不好了,還是去看看吧。”

晚歌想做就做,跑到了自己的房間裡麵,找到了自己放在櫃子裡麵的變身器出來。

這是一個如同太陽一樣的徽章,把這個徽章拿在了手上還暖和和的,冬天的時候最喜歡拿來用做暖手寶了。

晚歌也已經不是青澀的自己了,他用了一秒鐘不到的時間直接變身。

他從一個一米七八的男人變成了一個有些一頭紅色長髮,穿著一套可愛風格的蓬鬆短裙。

這短裙是以火焰的紅色為主,金色的陽光點綴著邊邊角角,衣服上麵還有很多的蕾絲邊,太陽的紋路吸附在裙子上麵。

在胸口的位置還掛著一個小太陽,讓人一眼望去都知道太陽的偉大。

頭頂上麵用星星髮夾裝飾著,轉頭的時候還有星星尾巴出現。

看著鏡子裡麵可愛的自己,連妻子都說最喜歡這樣的自己了,但是現在的自己已經過氣了,晚歌這樣想到。

這個世界可是有著各種奇奇怪怪的東西的,妖魔鬼怪都有。

而他們家族就是魔法少女家族,世世代代通過魔法少女來守護城市,至於世界太大,守護不來。

這個世界上還有各種各樣的能力者守護著,而晚歌出身的這一代,不僅是帶把的,讓很多人都覺得他們家的傳承斷了,而且科技在發展,消滅妖魔鬼怪已經不再需要依靠他們了。

從普通的手槍除怪,到rpg清理,又或者是直升機掃射一打一堆,這都是屬於現代清理妖魔鬼怪的辦法。

隻要加入能夠傷害妖魔鬼怪的能量就行了,除魔其實冇有那麼難。

也是因為這樣的衝擊,不僅是他們的魔法少女行業,還有道士,和尚,或者是巫女,魔女之類的都麵臨失業的危險。

他們都轉去做幕後的了,賣賣一些防身的道具就對了。

“兒子的話,好像是要去商業街的餐廳吧?”

作為一個家長,他自然是有家長群了,剛剛還有一個假裝吹他的孩子出去哪裡哪裡學習,而且還是幾個人一起的,這裡麵就包括了校花。

他知道,但是不說出來。

晚歌於天空之中飛翔,這是屬於魔法少女的能力了,她又屬於火係的,可以通過噴射火焰來給自己加速,隻是還冇到,晚歌就看到了自己的兒子如同月神下凡一般,正在優雅的和一直怪物戰鬥著。

宛如月之美人眼中泛著淚花,是這麼的惹人憐憫。

於是晚歌得出了一個結論,兒子大概失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