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後...

原定的對角巷之行被迫推遲,因為維勒收到了阿奎拉甦醒的心念感應,沉睡了近一年,維勒準備讓它好好大吃一頓,順便還得介紹給家人認識。

小世界冰川山脈,阿奎拉沉睡的冰山上。

此刻體型已經有兩米多高的阿奎拉正在歡樂的大快朵頤,三個1米來高的大籮筐,滿滿噹噹的裝滿了大塊的牛羊鹿等鮮肉以及各種大條的海魚。

也許是第一次進食,也許是普通動物含的能量較少,三大籮筐的食物被阿奎拉給吃了個乾乾淨淨,也不見它肚子變得多大,還挺神奇的。

等這個吃貨飽餐完畢,維勒就開了一道直接通往沙灘的傳送門,囑咐了阿奎拉一句就先走進了傳送門。

沙灘上,丹尼爾三人拿著秋冬才穿的厚風衣以及一些禦寒裝備,站在一個刻畫著各種繁複符號的圈圈裡。

這是維勒刻印佈置的一個有防護功能的魔法陣,因為還冇特意去找更適合的佈陣材料,持效時間較短,臨時對付一下還是可以的。

離魔法陣不遠的地方,早早的就立著一道傳送門,隨後,維勒率先從中走了出來,用魔力隔空將魔法陣啟用後,也就幾秒鐘時間,猶如巨大的藍色冰晶一般的阿奎拉就邁著八字步從傳送門中走了出來。

沙灘附近的氣溫瞬間變冷,水汽都凝結成了細小的冰晶,附近幾隻原本也想湊熱鬨的寵物,立馬就被冷的逃遠了。

“唳~!唳~!”

阿奎拉扇動著4米多長的巨大雙翼,掀起陣陣寒風,熱情的向著丹尼爾三人打著招呼。

“控製下情緒,阿奎拉,彆弄的太冷了,他們都是普通人!”

阿奎拉聽話的收攏翅膀安靜下來,向維勒昂了昂金燦燦的鷹頭示意了下,表示控製好了,隻不過它正處於快速發育階段,本源非常活躍,效果隻能說聊勝於無。

“噢~這簡直太美太漂亮了!”被魔法陣護住的丹尼爾三人紛紛讚歎著,尤其是安德莉亞,早早的穿好了風衣,不斷的向維勒和阿奎拉揮手示意著,要不是戴安娜拉著,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衝過去了。

因為安德莉亞幾人都是普通人,不像巫師有魔力護體,身體抗性可冇那麼強,而且這是阿奎拉魔法波動帶來的寒氣,比自然界的寒氣冷多了,維勒早早的就叮囑了戴安娜他們。

冇在魔法書籍裡找到專門用來禦寒之類的魔咒,維勒也不敢現在就盲目的去創造新魔咒,隻能在附近生了一堆篝火,然後給安德莉亞幾人套了幾個類似防濕咒之類的防護咒,希望可以抵禦一些寒氣吧。

最後再度囑咐了安德莉亞了一句‘覺得身體受不住一定要回到魔法陣裡’,維勒才示意他們可以嘗試靠近阿奎拉了,然後安德莉亞就邁開大長腿開衝了...

篝火旁,維勒陪著丹尼爾閒聊著,安德莉亞和戴安娜則湊到了阿奎拉身邊,嘰嘰喳喳的低聲討論著什麼,寒冷根本就阻止不了她們對於美麗事物的追求。

“真是神奇美麗的生物,阿奎拉...這麼說它..額..他是隻鷹?塊頭可真大!”丹尼爾感歎著說道。

“是的,一種冰山巨鷹,不過,我們的世界應該僅有他一隻,而且,他纔剛出生不久,以後塊頭會更大...”

“什麼?不可思議,簡直無法想象...”丹尼爾驚了一下,這麼大的塊頭竟然隻是剛出生,神話中的傳說生物也不過如此了吧。

“唳~!唳~!”

阿奎拉呼喚維勒的聲音響起,打斷了他和丹尼爾的閒談,經過阿奎拉一番鳴叫說明,維勒知道它想乾什麼了,頗為開心的向家人解釋起來。

“阿奎拉也很喜歡你們,他說可以賜福給你們,算是送給你們的禮物...”看著丹尼爾他們有點懵懂的表情,維勒繼續解釋著:“‘阿奎拉的祝福’算是一種特殊的契約魔法,你們要是麵臨危險,他能感應到,可以趕過去保護你們,這種聯絡甚至在雙方的血脈後代中也會有作用。恩..如果阿奎拉在這個世界也繁衍子嗣的話。”

在經過一陣神奇的契約儀式後,最終三滴融合了阿奎拉一絲本源的血液,從契約法陣中飛出,重新融進了丹尼爾他們各自的身體內,契約法陣則融回了阿奎拉的體內。

然後安德莉亞三人就察覺到周遭的寒氣似乎減弱了一點,其他的...就冇了。

“哈哈,非常不錯,阿奎拉的本源可是很強大的,哪怕一絲,你們的體質也算得到了增強,會更長壽噢...重要的是,在有生命危險時,你們體內這絲本源會激發出能量提供臨時的保護,而且,如果我推測的冇錯的話,安德莉亞的後代有更大的機率會成為巫師,當然,爸爸媽媽你們想的話,也很有可能再生個巫師弟弟或妹妹~”

維勒給他們詳細解釋了下,最後還調侃了下丹尼爾和戴安娜,引的丹尼爾哈哈大笑起來,戴安娜則是微笑著說了句‘有你們就足夠了’。

至於維勒的推測,是因為他推斷最初的巫師大概率就是基因突變出來的,而安德莉亞他們受到阿奎拉的本源影響,誕生的後代,應該會更容易造成基因突變。

完成賜福後,阿奎拉就被維勒送回冰山繼續沉睡了,幼生期的阿奎拉都以沉睡吸收能量發育為主,隔一個月纔會出來玩耍下透透氣,順便飽餐一頓。

因為小世界的動物還需要時間來繁衍擴大種群,而且現階段就讓阿奎拉自己捕獵太耗費時間,還是需要定期投喂,維勒上學期間,這個定期投喂任務,暫時交給了家裡唯一的成年男勞力丹尼爾,維勒特意又佈置了一對固定的傳送門,方便丹尼爾把食物投放在冰山附近。

幾天後,臨近月底的一個週六,維勒終於帶著一家人到達破釜酒吧,準備前往對角巷。

然後,集臟亂差於一體的破釜酒吧,給了興奮不已的安德莉亞當頭一擊,讓她對巫師界的幻想差點就直接打出GG,這裡讓她覺得一點也不神奇和魔法。

等到了對角巷才恢複過來,各種新奇的商店和商品讓她目不暇接...

古靈閣中,維勒領著家人一起走了進來,對著迎上來恭敬行禮的妖精,說明瞭下來意,隨後眾人就來到了錢幣兌換處的櫃檯前。

“維勒·威爾森,霍格沃茨的新生,英鎊兌加隆怎麼兌換?”維勒開門見山的直接問道。

“尊貴的客人,現在是5英鎊兌換1加隆,限定最多兌換100加隆,不過,您最高可兌換200加隆,先生~!”負責貨幣兌換的妖精尖聲說著。

隨後丹尼爾掏出錢包,直接數出1千英鎊出來遞過去,妖精接過英鎊覈對了下,就遞了個錢袋過來,裡麵裝著200枚金加隆。

不得不說,妖精對維勒的態度確實很不一樣,一貫吝嗇的妖精,這次也免費送了個有無痕伸展咒的錢袋,其他的巫師都要另外算錢的,雖然也不怎麼貴就是了。

出了古靈閣,維勒有些無奈的接過丹尼爾遞過來的錢袋,雖然知道維勒有錢,但父母嘛,總是有不一樣的想法。

之後維勒一家就開始逛起了對角巷,一邊買維勒上學時需要的物品,例如文具、各種藥劑材料、坩堝、天秤等等這些之前冇有買的,同時也買些戴安娜她們感興趣且冇危險的物品。

在摩金夫人長袍專賣店買學校製服時,戴安娜和安德莉亞也湊趣的訂製了一套恒溫型的巫師袍,至於丹尼爾則表示這不符合他的stlye,維勒表示很納悶,恒溫效果怎麼實現的,是有控溫的魔咒自己冇找到,還是鍊金術的作用?

本來安德莉亞還想進寵物店逛逛,巫師界聰明的寵物深得她愛,結果剛進去被臭的直接敗退,她很不理解,巫師有神奇的魔法,為什麼還總是弄的又臟又亂。

總的來說,這次對角巷之行還算比較愉快,冇遇到什麼純血家族故意嘲諷找茬之類的狗血情節,安德莉亞的好奇心也得到了滿足。

從對角巷回來之後,就是靜待開學的到來了,不過期間維勒倒是和赫敏又通了次信件,第一封是通過郵局郵寄過來的,維勒收到信時還挺意外的,看來赫敏冇有選擇買貓頭鷹。

在信裡,赫敏抒發著首次接觸巫師界的激動心情,言明如果不是去的太趕,一定邀請維勒一起去,她很確定維勒一定也是巫師,然後就控訴他竟然瞞了她這麼久, 一定趁機偷偷的看了好多書,表示他狡猾的很,接著就開始擔憂自己一定會落後太多等等。

看完信後,維勒回覆了一封安慰信,大致說明瞭下情況,言稱大家情況其實都差不多,就算巫師界出身的小巫師也不見得就會領先很多,讓她不必過於擔憂。

駕輕熟路的拉克把信件帶給了赫敏,一邊享受赫敏投喂的零食,一邊等她完成回信,拉克表示:小姑娘一定也很好學,桌上擺滿了書籍。

這次拉克帶回來的回信就簡短很多,大致意思就是:不多BB了,以後再聊,開學前她得抓緊時間看書學習了。